珠寶商的智能内參
Intelligent reference jeweler

智能穿戴要走珠寶路線?智能珠寶是機遇?Smart jewelry is an opportunity

來源:珠寶商的智能内參作者:雲生智能網址:http://zhongte47399.cn
文章附圖

 

女人喜歡珠寶似乎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情,上到明星,下到市井,沒有女人不熱愛那些bling bling的光芒。而在印象裡,智能這個标簽好像裡時尚與珠寶的标簽相距甚遠。在一個多月前,澤熙資本掌門人「私募一哥」徐翔被捕,因為身穿一款阿瑪尼的白色西裝發了一場笑話。所有财經圈的人都在說:為什麼私募一哥徐翔被捕時要身穿白大褂?,而所有時尚圈的都在問:這個把白色阿瑪尼西裝穿成白大褂的人是誰?

雖說之中有些誇大的成分,但也能得出一定的信息,時尚圈離财經圈尚且有段距離,那麼離科技圈就更加的天南海北,風馬牛不相及了。但為什麼,最近偏偏有一些智能穿戴設備,他們要打出時尚和珠寶的牌?這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邏輯才能把這兩者雜糅在一起?

智能穿戴市場是不是開始淘沙了?

智能穿戴設備在2013年興起,在2014年達到高潮,而在2015年的後半年,卻反而迎來了某種意義上的回落。這不是危言聳聽也不是口若懸河。比如智能手表中的領軍産品Apple Watch,在經曆了兩個月的熱賣之後,銷量呈一路下降的趨勢。在今年8月份的時候甚至預期銷量被砍掉了一半,還有55%的人在佩戴Apple Watch兩周之後就讓它進入了吃灰列表中——說明這個市場并沒有想象的狂熱,甚至在最接近時尚圈的蘋果這裡也是如此。

智能穿戴設備走珠寶路線是一個什麼邏輯?

在2013年的時候,Fitbit、和Jawbone毫無疑問是智能穿戴設備中的明星,當時的Fitbit占據了接近70%的市場份額,而Jawbone則在20%左右,今年年中的時候,Fitbit的市場份額下滑到3成,雖然成功IPO,但股價如今已經跌破30美元的發行價,要知道Fitbit股價最高的時候可是達到了51.26美元。

Jawbone的日子則更加不好過,在市場份額急劇下滑之後,Jawbone已經開始了開源節流政策,關閉了紐約的辦公室并且還裁掉了15%的員工。從Misfit這邊來看也是如此,作為早期穿戴市場中以設計取勝的廠商,Misfit應當是高品質穿戴設備的代表之一,然而即便如此也沒能拯救其被收購的命運。

雖然市場呈現了某種意義上的「退燒」,但從絕對數量來看仍然呈現着增長的趨勢。根據IDC發布全球可穿戴設備Q3出貨量來看,全球Q3一共賣出了2100萬隻智能穿戴設備,同比增長197%,不過其中有接近400萬隻手環是來自小米,增速達到了815%。但顯然這種「低價傾銷」的風格并不是誰都能學的來的,并且在市場份額被15美元的産品擠占之後,那些50美元甚至100美元以上的産品,日子将會越來越難過了。

别傻了,你幾百塊買來的根本不是珠寶

那麼智能珠寶能在這樣的市場狀況下活下去嗎?在和智能珠寶品牌totwoo聊過一番之後,發現并不是大多數熱想象中那樣。那麼先說第一個問題,「智能珠寶概念」會是一個左右逢源的概念嗎?從科技市場和時尚市場來看,這并不是一個兩邊都讨好的事情,反而是兩邊都很難吃香。

智能穿戴設備走珠寶路線是一個什麼邏輯?

衆所周知,珠寶配飾的材料基本上是貴金屬和天然寶石,這種材質就決定了它們在價格上就不可能下探到太低。而凡是時尚圈的奢飾品,崇尚的是極高的品牌溢價、手工打造的長勞動時間和強烈的設計驅動理念。而智能可穿戴設備則幾乎完全相反,低價和附加的功能是成為爆款的最大助力,兩者存在着十分矛盾的屬性,去買Tiffany&Co、Caiter、Van Cleef&Arpels和BVLGARI的群體和買Misfit、Fitbit、Jawbone、小米手環的人,幾乎也沒有一絲的重合。

OK,那讓我們先忘記珠寶這回事拐到淘寶來,形容一件東西是否銷售的火爆,淘寶爆款幾乎是一個最合适的形容詞。在淘寶上能找到許多女性配飾,而且價格都十分便宜。這些産品一直默默的在淘寶上銷往全國各地。

智能穿戴設備走珠寶路線是一個什麼邏輯?

某智能珠寶品牌告訴雷鋒網記者說,他們的理念根本不是字面上那個意思,實際上他們主打的是千元以下,甚至下探到300元級别的「女性智能配飾」,雖然他們也有萬元以上的,貴金屬和天然寶石的「真·定制珠寶配飾」,很顯然這個并不會走量,甚至他們可能也沒期望能賣出去幾個。準确一點的說,他們把自己定位于「快時尚」,就像衣服中的優衣庫、H&M、C&A、ZARA,在這個區間内功能和價值,甚至質量都不是優先考慮的層面,唯一能挑起消費者興趣的,隻有好不好看一條。

在市場分級中,快消、輕奢、和奢侈品定位于完全不同的價格區間,快時尚基本在千元以下,輕奢則是在千元到萬元之間,比如Coach、MCM(爛大街的鉚釘包)、Michael Kors這樣的牌子,這個區間是一個快時尚上探和奢侈品下探都可能夠到的區間,但因為彈性較大覆蓋了主流白領的消費水平,為了品牌價值不至于拉的太低,智能珠寶品基本走在快消和輕奢的邊緣,當然可能也會有一兩個産品用來「撐門面」放在奢侈品區間。

奢侈品牌幹嘛不自己來做智能

最近流行的一個詞彙叫做「資本寒冬」,意思就是說資本市場不再像去年那樣激進廣撒網了,而是更加謹慎的投一些相對靠譜的項目,所以一些弱需求或者不知道實力如何的創業團隊就很難獲得投資了。這就導緻市面上一直層出不窮的智能硬件要進入一個相對收緊的階段,一些好的idea可能會被埋沒,當然那些上手就知道是破爛的東西也會減少。

智能穿戴設備走珠寶路線是一個什麼邏輯?

奢侈品那一邊現在是個什麼情況?

和智能硬件相比,其實奢侈品的寒冬也早已到來,從今年開始走在時尚尖端的一線大牌也過的并不那麼滋潤了。比如Burberry這樣的大牌将自己旗下Prorsum、Brit和London三條支線統一合并成Burberry。設計師品牌也不好過,前LV創意總監Marc Jacobs取消了自己的副線品牌。Dior和Lanvin的創意總監先後離職也在業界引起了不小的震動。除了時裝,腕表和珠寶也在面臨類似的境地。

都說中國日益增強的消費能力将是拯救世界的最後希望,那麼看看奢侈品牌們最近在中國的動作。LVMH集團于近期剛剛宣布在中國關閉二線城市的門店。意大利奢侈品牌Prada大中華區銷售淨額同比減少6.3%,Burberry也将香港太古廣場雙層的旗艦店也變為了單層。瑞士腕表集團對華的出口也在縮減。

智能穿戴設備走珠寶路線是一個什麼邏輯?

如此境地,科技界和時尚界是否會因為寒冬而相互取暖?豪華腕表品牌泰格豪雅可謂是開了個好頭。豪雅Connected由豪雅來負責表帶和表盤的制造,Intel來負責内部的芯片,Google負責Android Wear軟件的部分。這款表在總體配置上和Moto 360 2 Gen類似。但是在售價上達到了後者的五倍——1500美元。

1500美元聽起來價格很高了是不是?實際上豪雅的機械表大部分售價都在3000美元以上,1500美元隻配在豪雅的産品線占據一個最低端的位置,甚至它「智能表」的身份根本不配和「機械表」們站在同一個價位上。怎麼看這款Connected都隻是一個不靠譜的試水産品,很多人認為它的命運将會和Misfit的施華洛世奇訂制款差不多,輕輕的走了作别西天的雲彩。

現在豪雅Connected原先每周産量為1200塊,現在提高到了2000塊

在全球收到超過10萬塊訂單之後,豪雅應該是暫時松了一口氣,但同時耶帶來了一個新的隐憂。在和對接腕表珠寶媒體從業者聊過之後,得知其實豪雅内部其實相當混論,一直也在争論到底出不出這個産品,品牌的日益衰落和内部的管理混亂讓豪雅不得不尋求自救的出路。Connected的銷量是不錯,但也掉到了和天梭浪琴一樣的檔次,品牌溢價能力減弱,将是豪雅接下來需要面對的新問題。

這對傳統的珠寶配飾品牌一定會有一定的觸動,但對于這些品牌來說,他們沒有互聯網的基因,做事風格保守,内部的反應又慢。不被市場逼迫到一定程度,他們這些冷豔高貴,眼白朝天鼻孔看人的珠寶品牌肯定不會拉下面子放低身段。更何況豪雅的試水策略也隻是暫時成功,這是回春良藥還是飲鸩止渴,還要進一步觀察。

那麼現在市場足夠這些智能珠寶活下去嗎

無論一個廠商說我要做什麼,我要實現什麼夢想,存活和盈利都是不會改變的目标。在現在的市場下,這些買智能配飾,或者說智能珠寶的穿戴設備廠商能活下去嗎?那麼打開淘寶衆籌搜索智能珠寶看一下,一共跳出了3個結果。

從結果來看,每一個都完成了衆籌目标,一個109%,一個是198%,而最多的一個達到了1010%。從衆籌金額上看,分别是10萬、20萬和100萬。很有意思的是這三家的完成度和金額幾乎是呈線性增長的。

有人奇怪為什麼到現在都沒有出現智能珠寶的功能讨論麼?

因為功能一開始就不在範圍内。它根本不重要,根本不重要,根本不重要。重要的事要說三遍

智能穿戴設備走珠寶路線是一個什麼邏輯?

無論是社交還是跑馬燈、星座小能手還是大姨媽預測,通通一點吸引力也沒有。從受衆群體來看,基本上100%都會是女性。從女性群體的消費理念來看,相對于男性消費者來說肯定要更加的非理性一些。尤其是在一定的價格區間内,功能根本不是女性消費者群體所首先考慮的事情,「顔值」才是她們的心頭好。

那麼女性有錢麼?從絕對收入上來說,女性仍然處于較弱的一方。根據2015相關調查報告顯示,有50.4%的男性月收入在5000元以上,而女性隻有27.7%,而在萬元戶上面,有23.4%男性月收入過萬,而對應的女性隻有9.5%。從這個數字來看,女性的絕對購買力是不如男性的,但從消費模式上來看,則又是一番不同的景象。

根據調查結果來看,23%的已婚女性能夠在房、車和奢侈品上完成獨立決定,而剩下的77%雖然需要和配偶商量,但她們的好惡仍然會大幅度影響最後的結果。至于在熱戀中的男女就更不用說了,男生會分分鐘化為小天使,養女朋友被認為是一項天經地義的事情。所以這部分目标人群的購買力其實是相當恐怖的。

靠女人活下去,這并非不可能。

尾聲

某智能珠寶品牌的工作人員說,他們也不确定自己就能夠順利的活下去,但是從淘寶衆籌的結果來看,即便隻按照衆籌價699元賣出幾百條,那麼也足夠支撐他們到下一款産品了。這年頭賣幾百件東西難麼?

智能穿戴設備走珠寶路線是一個什麼邏輯?

不過對于剛剛發布的中興思稭來說可能确實有點困難,如果一個廠家真的想要做一個「智能珠寶」,那麼最少要接觸到珠寶行業的設計師和媒體,不然就會把巴黎香榭麗舍大道做成鐵嶺發廊一條街。女孩願意為提升自己的品味付錢,也願意嘲笑那些沒品位的人和東西。


會員登錄
登錄
我的資料
留言
回到頂部